事奉这条路 文/池金代(砂拉越华人年议会前会长)

*图示池金代夫妇摄于美国德州恩友堂,其中多位为诗巫人。*

文/池金代(砂拉越华人年议会前会长)

为什么去美国牧会?

在卸下“末代会长”的职位之后,感激砂拉越华人年议会给我今年(2021年)一年的安息年,让我可以专心休息,包括安排安息年其中一个可以做的事情,也就是法规所指示的“事工考察”(2016年法规页284)。我就决定下半年尝试重新牧会。
今年三月份,在传道师学校之前,我与刘会明会督和牧职部主席邱和平牧师分享前往美国牧会的可能性。感恩,得到他们的祝福,让我跟所有的教牧同工在传道师学校里分享;但是好些会友还不知道我为什么去了美国牧会,所以容许我在此交代如下:

尝试再次牧会,为的是:

1.1回应主最初的呼召

牧会是我在达拉斯神学院读神学时,天父让我看到教会是祂在这个时代中的计划,而牧会是祂计划的中心点。在牧会17年之后,后来被委派去卫理神学院17年和在年议会担任会长4年,虽然也是间接地牧养众教会和训练未来的牧者牧养,但终究还不是当初上帝对我的呼召。所以在离开牧会21年之后,我靠主尝试再次回去牧会。那,为什么是去美国呢?

1.2尝试偿还福音的债

虽然好些人一边骂美国一边去美国读书或工作或移民,我却一直以来对美国心存感激,因为上帝藉着美国给了我大学、神学院和教会的教育和培训,所以我学习去美国回报她的恩情,表达我的一点感恩。当然美国不完美,但是她终究对世界有一些贡献,特别在宣教方面,比如前来砂拉越宣教的第一位美以美宣教士就是从美国来的富雅各。还有1847年,前往中国,在福州人当中的许多美国美以美宣教士,带领了先贤先圣归主,才有后来的福州人移民至砂拉越。所以我俩回来美国尝试偿还福音的债,只是尽一点绵力。

1.3预备退休后的事奉

34年前,我夫妇俩离开居住和读书/牧会了十年的美国德州回去马来西亚砂拉越州,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神学院奖学金要求回去祖国事奉,当然义不容辞地回去了。当时,老爸劝我留在美国牧会,为了说服他老人家,我给了他七个原因为什么要回国。如今,我俩在砂拉越服事了34年,已经到了即将退休的年龄,我们已经把一生“黄金时期”献给了砂拉越,我们该做的都做了,该说的的都说了,是时候思考和祷告如何更有效的使用我们的余生,献上我们的“钻石时期“。
正在等候上帝当中,主就藉着关心我们的同工,谈到去美国德州达拉斯恩友堂牧会的可能性,因这间堂会已经有八、九年没有主任牧师了,所以我们就开始更具体的祷告。我们的信念是:“计划去,愿意留”(Planning to go,but willing to stay);意即我们计划前往上帝要我们去的地方,但是如果上帝拦阻,要我们留下来,我们也是愿意留下来的。

疫情中的神恩

过去一年多,在全球疫情当中,我夫妇俩带着这样的信念,仰望上帝的带领,从意念到实现,经过各种各样的申请和批准,让我们看到上帝的信实和可靠,祂的时间是最完美的(God’s perfect timing)。

比如今年三月份,恩友堂正式替我们申请美国宗教工作准证时,三五天就奇迹般的批下来,而其他传道人需要半年到一年的申请,甚至有一位申请了一年都被拒绝了;还有今年七月份,申请吉隆坡美国领事馆的签证,也是在三天里头过关斩将地批下来。包括最后一天起飞之前的新冠肺炎病毒检测,在在都经历了上帝垂听在美国和大马等地众弟兄姐妹的祷告,在诗巫的一些弟兄姐妹说:”为你们祷告时,真是紧张万分啊!”。

在达拉斯恩友堂的一家六口(四个孩子从几个月到五岁)于星期天崇拜看到我们时,就对孩子们说:“哪,孩子啊,这就是我们不断祷告的牧师和师母啊!”我们的心很是感动,许多关心我们的弟兄姐妹都为我俩捏了一把冷汗,但是我们都一起经历了上帝的奇妙恩典。

“感谢上帝,因祂有说不尽的恩赐!”(林后九15)

“临老缠脚”

其实,我还没有真正退休,需要到今年11月底的年议会中,盼望牧职会员议会高抬贵手,批准我提早一年退休。所以,2021年下半年的这几个月在美国,我只是学习和预备重新回来牧会。愿主带领我们的前路。

在砂拉越卫理公会事奉了三十多年,我们俩已经习惯了砂拉越的事奉氛围,得到众弟兄姐妹的错爱,现在学习尝试再次连根拔起、离乡背井,再次空手远赴他乡,重新出发,真是犹如福州人的俗语:“临老缠脚”(意即到老了才把自己的脚弄成三寸金莲,真是难矣哉!),我们只能够战战兢兢、凭着信心、步步为营,只求主让我们站立得稳,使用余生做一点荣神益人的事情,做完了,也只能够对主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做的本是我们应分做的。”

正如主耶稣所教导的:“仆人照所吩咐的去做,主人还谢谢他吗?这样,你们做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当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做的本是我们应分做的。’” (路加十七9-10)

写于美国达拉斯恩友堂办公室(2021年8月25日;抵达达拉斯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