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添木安息主怀 · 为主而写奉献书法筹款

杨添木弟兄,祖籍广东潮州,1949年出生于古晋石角。小学就读于石角中华小学,毕业后就读于古晋第一中学,因家贫,初中未毕业便辍学,投入社会。第一份工作乃在商业广告公司当学徒,从此一生从事广告业,直到退休。

添木弟兄与妻潘慕娟姐妹于1976年11月2日成婚,今年刚满45周年。他俩育有一男一女,儿子杨宸翰(Shen Yeo),是一名专业摄影师兼国际认证培训师,媳妇黄梅杏医生,任职于古晋中央医院,育有两女一男。女儿杨翰亭,任职于Maxis电讯公司人力资源部高级执行员,女婿陈钦扬为一名土木工程师,二人育有一子。

杨弟兄于2001年信主受洗,成为上帝的儿女。信主20年来,上帝在他生命赐下恩典无数,包括:解决他经济危机,清还所有债务;2010年,他顺利动了心脏绕道手术;最重要的是,上帝赐给他写书法的才华。杨弟兄常说自己的书法是无师自通,皆是从上帝而来的智慧和能力。

添木弟兄分别在2005年、2010年、2017年出版了三本书法集,即《真理经典书法集》、《墨缘雅集》、《墨缘再续》。他深知自己的书法造诣来自上帝,多年来不断将个人书法作品奉献给各地教会以作义卖筹款,包括:沙巴神学院、槟城的圣安天主教会等。

2019年,添木弟兄带领一群书法同好朋友创立“闲云野鹤书法学会”,他本人担任创会会长。该学会仅两年便举办了两项规模颇大的活动,包括2019年的“中国东盟书法展”及2021年“千家万户贴新春义卖”,筹募了将近十万,分别捐献给卫理公会杜当堂无国籍儿童教育基金、古晋特殊儿童福利协会、砂拉越儿童癌症协会、古晋中华小学教师福利基金。

添木弟兄离世前还在带领“闲云野鹤书法学会”理事们积极筹备2022年春联义卖的推展工作,由于过于奔波劳碌,不小心在10月27日病毒感染,29日入院治疗,最终在11月10返回天家。噩耗传来,众人都惊愕不已,然而,我们深信添木弟兄在世所行必蒙天父喜悦,如今他的灵魂在天上,与主耶稣同享无穷无尽的福乐!亦愿他一生爱主爱教会的事迹,能成为我们满满的祝福与盼望!(李国华)

————————————————————————————————————

更多本会消息可留守:

《卫理报》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weiLiBao

年会资讯传播部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icbsarawak/

砂拉越华人年议会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scacmy/

事奉这条路(四):好好地退休(Finish Well)

事奉这条路(四)

文/池金代(砂拉越华人年议会前会长)

好好地退休(Finish Well)

在这疫情期间出国,然后再从外国回来,确实是具有相当大的挑战。如此的出国和回国,整个过程就如一部紧张刺激的影片拍摄过程,过关斩将,分秒必争,不许有任何阴差阳错。这次回来马来西亚,就是因为没有及时收到新冠肺炎病毒检测的结果,而需要临时改换航程,导致一连串的骨牌效应;但感谢主,虽然延误了一天,还是平安抵达诗巫。

今年七月底能够出国,是因为在国外有工作,得到特别签证前往美国学习牧会。现在再从美国回来参加年议会和退休礼拜,是经过了再三的思考和祷告,也得到了所牧养之恩友堂的预先认知和满满祝福,更得到了太太的再三鼓励,她要我“好好地退休”(finish well),好好地结束一个段落的事奉,然后正式开始另外一个段落的事奉。

第一次的隔离

在计划于十一月份回来诗巫时,我的“自私”祷告是不需要隔离,因为想到隔离就有点恐慌,而且如果隔离二个星期,而只回来三个星期,不是太划算,如果真的隔离就居家隔离吧。感谢主,虽然没有按照我的祷告应允我,但却奇妙地减少了一个星期的隔离;本来是申请居家隔离,到了离开美国前几天才发现原来只有西马可以居家隔离,而在砂拉越还是需要在酒店隔离。想起来,这也是好事,因为酒店隔离可以享受政府的支助,又可以不愁每天三餐的供应,何乐而不为啊?主应允祷告真是超过所求所想的。

这是我第一次的疫情隔离,感恩因为有很多安静的时间等候在上帝的面前,回想过去34年在砂拉越的事奉,感谢上主的恩待和使用,也感激卫理公会的错爱和委任。

今年在十一月底的年议会期间得以提早一年荣休,感触良多。想到34年前,带着新婚不久的妻子,从美国回到曾经培育我的卫理公会事奉。在诗巫和古晋牧养堂会13年,后来被派去卫理神学院事奉17年,接着成为“末代”会长4年,这一切仿佛是昨天所发生的事情,也都是天父奇妙的带领,心中只有感恩、感恩、再感恩。

退而不休的日子

如今预备退休了,但感谢主给我另外一个事奉祂的机会,让我在退休的日子里,重新学习牧会。

记得三年多前,在第一届全马来西亚D6大会里,我听到一位被主重用而且知识渊博的牧师分享:“我参加过许许多多的大会,读过许许多多的书籍,从来没有像这次参加D6大会那样,第一次学习到教会的事工就是家庭的事工,家庭的事工就是教会的事工。我只有一个遗憾——我不能把这个异象落实在所牧养的教会里,我来不及了,因为我今年年底退休了。”

对于他所学习到的宝贵功课,我也有同感;但感恩的是,我在退休之前,能够在砂拉越和其他地方推展家庭门训,而且也能够在退休之后,继续牧养教会,学习一步一脚印的落实家庭门训,我只能够说:“感谢上帝,因祂有说不尽的恩赐!” (林后九15)“感谢上帝,常率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借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林后二14)

其实,这位退休牧师也是能够继续在家庭和教会事工上面参与事奉,就是从自己的家庭开始进行门徒训练,可以关注自己的父母、子孙、亲戚、朋友等的家庭门训。当然,他在整个教会的牧养方面是有一些遗憾,只是哪一个人的一生是没有些许遗憾的呢?我们还是要学习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腓三13-14),直到我们见主面的那一天。

让我们都“好好地退休”,不只从正式的事奉当中好好退休,也要在退休之后的日子中,好好地“退而不休”。

2021年11月18日

写于诗巫隔离中心(京城大酒店)

延伸阅读:

事奉这条路(五):回家真好

事奉这条路(四):好好地退休(Finish Well)

事奉这条路(三):打篮球也是事奉

事奉这条路(二):学习重新牧会

事奉这条路(一):为什么去美国牧会?

————————————————————————————————————

更多本会消息可留守:

《卫理报》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weiLiBao

年会资讯传播部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icbsarawak/

砂拉越华人年议会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scac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