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跳槽法要落到实处

转载自:《卫理报》面子书

文:晖(诗巫卫斯理华语堂)

马来西亚国会下议院于7月28日三读表决通过“2022年宪法(修正)(第3号)法案”立法反跳槽,公民社会对国会立法遏制议员跳槽的行为表示宽慰。当天,国会以记名的方式进行投票,除了缺席的11名国会议员,出席会议的209名国会议员全数支持宪法修正案,算是国会史无前例的一项创举。

此番,国会通过修宪立法反跳槽,其立法意图是要约束国会议员跳槽的行为,或杜绝所谓“青蛙议员”。鉴于制定反跳槽法涉及修宪,必须获得国会三分之二议员的支持才能通过。以目前国会拥有222个议席计算,修宪的最低门槛是148票。这一次国会以压倒性的绝大多数票,通过立法反跳槽,说明民心所向披靡,而无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唱反调。诚然,这是国会、行政、体制改革的一小步,其用意皆在促进政治稳定,避免将来有人如法炮制类似“喜来登事件”,推翻民选的政府。

在大马的建国历史上,2020年2月24日始终是国家最黑暗的一个日子,也是平头百姓永远的伤痛。就在这一天,一个民选的政府被别有居心者,以非常的手段所推翻,这是国家的耻辱,也是对议会民主制度的最大嘲讽!

无可讳言,反跳槽法并非解决当前国家所面对的错综复杂问题的万灵丹。更何况,反跳槽法也存在某些法律的漏洞,需要进一步的完善,才能到位。在反跳槽法令生效后,一名中选的国会议员将在以下两种情况下,其议席将自动悬空:一、无党派的独立议员加入某个政党;二、以某个政党名义下中选的议员加入其他政党。  

然,一个政党中途更换联盟,反跳槽法却网开一面。一名被其所属的政党开除的国会议员,其议席也无需悬空。在这种情况下,反跳槽法是否能有效遏制议员集体的跳槽行为,人民心中也产生一些疑问。因为在大马,政党多由少数的领导牢牢地控制,而普通的党员鲜有置喙的余地。至于反跳槽法能否能收到立竿见影的作用,还有待时间的检验。归根究底,议员的跳槽行为往往出自其诚信与修为的问题,需要从洁净政治文化着手。

“反跳槽法”要落到实处是当务之急,这需要从建立诚信政治文化开始,改变当官的营私自肥的心态,而政商分家是值得大家思考的一个方向。全体国会议员应是全民利益的捍卫者,而不仅仅是某个选区,或某个政党支持者的“福利官”。在这一方面,选民与从政者的素质皆有待于进一步的提升。是时候回到善政的正轨,以力挽狂澜,帮助国家度过眼前与未来的艰巨挑战,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更多好文请查看:

好文推荐

———————————————————————————————————

更多本会消息可留守:

砂拉越华人年议会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scacmy/

《卫理报》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weiLiBao

年会资讯传播部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icbsarawak/

事奉这条路(11):死人没有反应

文:池金代(砂拉越华人年议会退休牧师/美国达拉斯恩友堂牧师)

成为基督徒之后,我一直在学习着爱神。最近几年也学习,不只是91岁时,为主而死,安息主怀,也是要愿意随时为祂而死。这样愿意舍命的爱带来了事奉和生活的改变。

过去一年下来,在美国恩友堂继续学习的最宝贵功课还是“爱神爱人”的最大诫命,因为神先爱了我们,而且祂的爱是舍命的爱,正如主耶稣的宣告:“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约翰福音十11)你也需要信靠大牧人主耶稣为你舍命,你才能够爱神爱人,为主和为人舍命。

当我得罪神的时候,祂并没有对我立刻动怒,惩罚我,用雷电击打我,反而对我百般的忍耐和恩慈,因为祂都已经为我舍命,为我而死,还有什么祂不能够宽容我的呢?

所以当弟兄姐妹或家人得罪我的时候,我也不应该立刻动怒,反击他们,我也要百般的忍耐和恩慈对待他们。

我更要思考:我既然爱神,愿意为祂舍命,我也爱人如己,愿意为他们舍命,既然都愿意为他们而死,看万事如同粪土了,难道还要为“芝麻小事”生气吗?难道不能够宽容别人的一个讨厌的态度、一句伤人的话语、一种冒犯的行动吗?

让我打一二个比方:

有一次,我觉得对一位弟兄讲话有点冒犯了,所以就向他说:“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他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说:“你道歉是应该的,我原谅你!” 我听了之后,满不是滋味,因为我以为他会说:“你没有冒犯我啦,牧师,没事的,不用担心。”圣灵引导我为着自己对他的反应自我反省:如果我真心道歉的话,我不应该期待他有一般人“客气”的反应,我应该接纳他和他直接的反应,因为我爱他,愿意为他而死,我已经看万事为粪土,他这样的反应算不了什么。

另外一次,我好心好意地去关心某某人,嘘寒问暖地对待他,他反而莫名其妙地给我脸色看,唐突地说:“我不需要你的关心!” 你说,他这样的对待我,我是不是要七窍生烟、火冒三丈、反击回去?但是我需要冷静下来,为对方设身处地的著想:他大概面对了什么困扰,会有这样的反应。我也需要想一想大诫命:我爱你、愿意为你而死,你这样的态度、言语和行动算不了什么!影响不了我这个“死人”(死的人是没有反应的,是不是?),我选择宽容你。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不只在爱里我学习了宽容,效法了基督,也下次看到他时,我没有把他看作“透明人”,没有对他不理不睬,反而是更加的爱他了。更奇妙的是,他下次对待我也是敬爱有加。

但是如果对方得罪我的态度或言语或行动没有改变,那是他要向神负责的,他也应该学习如何爱神爱人,在态度、言语和行动上有爱心。

祝你在主爱里再接再厉!

写于达拉斯恩友堂2022.7.21

延伸阅读:

《事奉这条路》——池金代牧师

————————————————————————————————————更多本会消息可留守:

砂拉越华人年议会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scacmy/

《卫理报》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weiLiBao

年会资讯传播部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icbsarawak/

砂卫理英文名教堂知多少? 以西方人命名的教堂初探捐款人资料

(2022年6月5日陪同会友领袖许鲁维在天元堂参加崇拜有感,稿于2022年7月15日)

文:黄孟礼

诗巫有一间以美国捐款人命名的教堂“Masland Church”,即爱莲街福源堂。马实兰(Mr. C.W.Masland,全名是Charles William Masland)是富雅各的好朋友,费城人,与兄弟开染布厂。在富雅各的劝说下,他捐助了五千美元建堂经费给诗巫,以记念他逝世的妻子。

诗巫福源堂原名马实兰堂

福源堂重建新圣堂时共耗费3万5千元,马实兰先生捐款就占了七分之一。虽然该堂英文名为“Masland Church”,但华语名仍以“福源堂”命名。1927年3月23日早上是献堂礼,午后则举行庆祝美以美会及移民来到砂拉越25周年庆典,晚上则为富雅各回美国渡假而举办的欢送会,这是富教士来诗巫第24个年头。(详参《马来西亚会报》第36卷第8期,1927年5月份)

麻罗真元堂原名所伦伯者堂

据砂拉越华人年议会文字事业部出版的《婆罗洲的美以美》(合辑版)中收录的1931年1月9日的“第39届马来西亚议会记录”之记载,富雅各报告中提及他前往民那丹河的源头访问时,麻罗坡有一所叫做“所伦伯者”(Sollenberger)教堂,及另一间在东来还未命名的教堂。这位“Sollenberger”的名字,可在《砂拉越卫理公会50周年纪念册》找到,在《真元堂》一文内提及:“富教士适时受到美国寡妇献金数百元,以添建钟楼及置大钟”,Sollenberger正是那位美国寡妇。真元堂始于1926年,最初在会友家中聚会,1931年始建教堂,并以“Sollenberger”为堂名,中文名则为“真元堂”。

据陈继贤先生找的网上资料显见,这位女士(Annie)的先生D. D. Sollenberger在美国宾州Chambersburg的卫理公会年议会记录出现过好几次,包括圣经公会也有Annie在差会捐款记录,他们与富雅各同乡。而按卫理妇女差会的捐款线索,1938年的纪录上,Annie A. Sollenberger太太,当时捐款给印度建医院,她先生D. D. Sollenberger(于1933年过世)应是个银行家。  

1934年的马来西亚年会报告中也提及,诗巫幼稚园(应是毓英学校属下)也有一个Mary Sollenberger纪念礼堂,但这里的Mary不晓得是不是指富雅各师母富玛麗。另外,在福源堂范围内还有一个Welch Hall充做娱乐及阅读场所;不过,这位威氏却没有相关资料留下。

民丹天元堂原名格萊德纪念堂

民丹莪教区有一间以捐款人命名的教堂,是1930年间成立的“天元堂”,英文名为“Glide Memorial Church”,到底这位格莱德(Glide)是何许人呢?据查网络资料搜索显示,美国三藩市(旧金山)有一名卫理宗的热心女慈善家 Lizzie Glide,她于1929年成立一个名为“Glide Foundation”的格萊德基金会,援助边縁化的群体,如无家可归者;该基金会也兴建一座教堂供给全民崇拜,是为“美国格莱德卫理公会”。

格莱德卫理教堂初期持保守立场,20世纪60年代后,该堂成为美国最著名的自由派教会之一,以诗班和许多社会服务事工而闻名。该堂早在1960年代就支持同性婚姻,但是其所属的联合卫理公会并不允许。

目前格莱德卫理教堂的社会服务事工多达87项,在2007年提供了75万份免费膳食;为3,000多名无家可归的人提供服务;向325个客户提供超过10万小时的育儿和高质量课后服务。在2009年,该教会提供了93万份免费膳食,并推动爱滋病毒测试、心理保健、危机干预、课外方案、青年创意艺术和指导、扫盲课程、计算机培训、药物和酒精康复等等计划。2009年,格莱德基金会被评为顶级非营利慈善组织。

不过,由于格莱德基金会与美国卫理联合教会于2018年出现纷争,并带上法庭,导致该基金会脱离卫理公会。不过,加州及内达华州年会仍然拥有该基金会450万美元的基金款项,并另获格莱德基金拨款150万,表示彼此间的长期关系。

砂拉越卫理公会还有哪一间教堂原先是有英文名的呢?欢迎读者提供线索,也从中看见当年美国的一些热心慈善家愿为各国宣教工场支助教堂的兴建云云。

———————————————————————————————————

更多本会消息可留守:

砂拉越华人年议会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scacmy/

《卫理报》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weiLiBao

年会资讯传播部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icbsarawak/

苏慈安牧师专访

转载自:《卫理报》面子书

受访者:苏慈安牧师

吾会苏慈安牧师出任华卫总干事

Q. 请问您担任总干事的联会全名是什么?

世界循道卫理宗华人教会联会(简称“华卫”),英文名叫“World Federation of Chinese Methodist Churches”(简称“WFCMC”)。

Q. 可以介绍多一点华卫的背景和目的吗?

1987年,在台湾开宣教大会时,五个主要区域的卫理公会,包括:台湾、香港、砂拉越、新加坡和西马年议会,各首长认定彼此之间需要加强联系,增强情谊,进而一起开拓宣教事工,就成立了这个“华卫”联会。目前,沙巴、澳洲和印尼地区的卫理公会年议会也加入,联会成员已达到八个。

成立联会主要的目的有二:

a. 联系──这是秉承卫斯理约翰的精神:联系各区的卫理公会华人教会。除了上述的成员年议会,同时也联系美国、英国、加拿大、巴布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新西兰、柬埔寨等地的华人教会,彼此关怀与联络、训练和装备,共享我们卫理公会的资源。

b. 宣教──我们彼此联系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鼓励和推动普世宣教事工。除了每五年有一次大型的“宣教大会”(Mission Conference)之外,各区域的年议会都积极到各地未得之民当中去宣教。同时,联会也设立七个委员会实际参与推动宣教。

Q. 能否介绍一下这七个委员会?

他们包括:

    • 宣教与布道委员会

    • 神学委员会

    • 宗教教育委员会

    • 传播委员会

    • 社会服务委员会

    • 崇拜礼仪与圣乐委员会

    • 华宣基金/专款委员会

各委员会的主席和成员是由各相关的成员年议会委派。

Q.联会还有什么重要的机构?

有。联会最高机构就是华卫执行理事会,由联会各区成员年议会首长和各委员会主席组成的,每五年更新一次理事会名单。

最新一届的理事会(2022-2027年)名单如下:

主席:吴乃力会长 (新加坡)

副主席:廖克民代会督 (西马)

书记:林津会长 (香港)

司库:刘会明会督 (砂拉越)

公关:黄宽裕会督 (台湾)

查账:黄永森会督 (澳洲)

总务:许光福会督 (沙巴)

Q. 您的总干事任期多久?

2022年-2027年,一任五年。

Q. 这职位是什么性质的呢?

华卫总干事完全是属于义务性质的。由于联会是联系性质的,并没有设立一个固定的办公室,也没有“搬迁”到另一个地方居住或到“总部”去办公这回事。我就在我所居住或事奉的地方办公。

Q.那么,您作为华卫总干事,是不是意味您不能再继续负责年议会的任何事工?或是需离开神学院讲师教职呢?

不是的。由于华卫总干事是一个义务性职位,与年议会的委任无关。如果年议会继续委任,我还是可以在神学院中事奉或任何一方面服事。

Q.请问总干事的任务是什么?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一下整个华卫的组织架构,才会明白总干事的任务。

让我以一张图来表达华卫的组织架构(参下图):

由此看来,总干事的任务有三(容我用“C.E.O”来表达,但请不要误解,总干事并不是CEO,只是用借用英文字母说明任务内容):

“Connect”(联系):联系各区首长、事工委员会主席和区域委员会,以及各成员年议会以外的卫理公会华人教会负责人。

“Execute”(执行):推行执行理事会通过的使命、异象和决策,并报告执行的成果、评估和前瞻。

“Oversee"(监督):向各事工委员会传递执行理事会的方向与决策,一起配搭,讨论如何实际落实之。

Q.第八届宣教大会闭幕礼时,邱仁发牧师将棒子交给您,那有什么涵义吗?

是的。我们非常感激和欣赏邱牧师尽心尽力在华卫作了25年的总干事。他认为交棒时,应该要有仪式感,就把一只指挥棒交给我,象征着他“指挥"华卫事工已经告一段落,现在交棒给我。我很感恩,但也非常战兢地在华卫这个国际平台事奉,请大家为我祷告。

图示:邱仁发牧师将棒子交予苏慈安牧师(照片由“WFCMC第八届宣教大会,新加坡华人年议会”提供)

Q.下一届的宣教大会将在哪里举行?

2027年,在西马举行。

———————————————————————————————————

更多本会消息可留守:

砂拉越华人年议会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scacmy/

《卫理报》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weiLiBao

年会资讯传播部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icbsarawak/

大马一家的核心价值

文:晖(诗巫卫斯理华语堂)

任谁都不能否认,马来西亚是由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多元语言、多元宗教所组成的一个国家。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多元化社会是上帝的旨意,是既成的历史事实,也是你我他理当接受的现状。

在全球化与信息爆炸的时代,全世界俨然成为一个地球村,而马来西亚就是地球村的一个缩影。身为廿一世纪马来西亚社会的一份子,全体大马子民务必与时俱进,并具备宏观的全球视野,摒弃“部落”的心态,以应对人类社会所共同面对的艰巨挑战,诸如:极端气候变化、环境污染、资源匮乏、粮食短缺、饥饿贫穷、道德沦丧、贪腐滥权等问题。

虽然马来西亚各族人民有不尽相同的过去,却拥有共同的现在和未来,理应携手合作开创新局,以许咱们的子孙后代更美好的明天。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与现任首相沙比利曾先后提出“一个马来西亚”(Satu Malaysia)与“大马一家”(Keluarga Malaysia)的理念,彼等的用意无非是告诉国人,大马的子民同属于马来西亚大家庭的一份子,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

诚然,“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与“大马一家”的构思异曲同工,而国人也乐见其成。然,“一个马来西亚”的呼声早已成绝响,只因当局眼高手低,口惠而实不至,因而无疾而终。如今,国人对“大马一家”的崇高理想同样寄予厚望,惟愿“大马一家”的理念不会沦为纸上谈兵,或胎死腹中。是时候举国上下,尤其是位高权重的从政者付诸行动,坐言起行切实有效地贯彻“大马一家”的精神,如此上行下效,自然“大马一家”的愿景将水到渠成,有望早日实现。

 “家是讲求爱的地方”

走笔至此,可能有人要问:有何秘诀落实“大马一家”的理念?既然谈到“一家”的概念,我想家是一个讲求爱的地方,有爱就能彼此包容接纳,并设身处地为家人着想。

我们是否从中得到启发,并以爱作为“大马一家”的核心价值?举国上下是否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把建立爱心社会作为行事为人的前提,并融入这个大家庭?家和万事兴,在上掌权的是否可以避免以各种借口误导和分化人民?倘若政府爱民如子,对人民一视同仁,这对促进各族人民之间的精诚团结,建立和谐社会,实现“大马一家”的目标岂不是起着催化剂的作用?

当前,举世正面临百年不遇的大变局,大马国内与国外的形势异常严峻,各种挑战接踵而至,好比:新冠病毒大流行病余波未了、极端气候冲击、疫后重建、俄乌战争、能源危机、百物价格暴涨、马币贬值,还有国内政局动荡、贪污腐败案件层出不穷……。若“大马一家”落到实处,使政治回归正轨,才有望帮助国家走出困局。

显然,狭隘的种族与宗教意识形态是建国的绊脚石,也长期被贪婪、别有居心的政客充作筹码以遂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它不仅撕裂了人民,使国家债台高筑,几近使国家陷落穷途末路。惟有当大马各族人民摆脱政客的掣肘,走出种族与宗教政治的死胡同,真正发扬光大“大马一家”的精神,以爱心彼此相待,如此方可帮助扭转国家的颓势,并看到黎明前的第一道曙光。

更多好文请查看:

好文推荐

———————————————————————————————————

更多本会消息可留守:

砂拉越华人年议会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scacmy/

《卫理报》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weiLiBao

年会资讯传播部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icbsarawak/

牧师,为什么一个很虔诚的基督徒会要承受病痛的苦难? 而一些不信主的人反而会健康长寿呢?

转载自:刘世尧牧师面子书

原贴:点击这里

牧师,为什么一个很虔诚的基督徒会要承受病痛的苦难? 而一些不信主的人反而会健康长寿呢?

答:

我想,固然 (如你所说的) 有很虔诚的基督徒承受病痛的苦难,但也有很多爱主爱人的基督徒强健和长命百岁。有一些未信主的人的确健康长寿,但也有者病痛缠身。

可见,基督徒个人的信仰,甚至其虔诚,与肉身病痛没有必然的直接关系。圣经中义人约伯的病痛和使徒保罗身上 “一根刺” 的经历,是最好的例证。在教会历史中,我们也看见有承受病痛苦难的属灵领袖,如被称为 “暗室之后” 的蔡苏娟姐妹,以及生下一位先天性无手无脚之婴儿的父母 Boris Vujicic 夫妇 (参阅其书 Raising the Perfectly Imperfect Child,华语译本为《接纳生命中的不完美》)。

当很虔诚的基督徒承受病痛的苦难时,我建议以下三件事:

一,来到主耶稣的面前,聆听主对一位天生瞎眼之人所说的话:”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上帝的作为来” (约9:1-3)。

生病中,不要用一种神学道德眼光,把个人的病痛和苦难,解读或断定为恶有恶报的结果。这种 “上帝在惩罚我” 的想法和声音,会在我们的心灵里产生痛苦的罪咎感,甚至引发对上帝的埋怨和忿怒。前者 (罪咎感) 折磨人,后者 (对神的埋怨和忿怒) 会拦阻我们走向保罗所见证的恩典之路:”主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林后12:8-10)。

二,来到圣灵的风中,支取其灵气的充满,带来全人的医治、更新、康健、复兴。圣经中记载耶和华拉法多种的医治之恩,包括治癒肉身的病痛、心灵的忧伤、背道的病,并终极地医治这堕落、邪淫、充满战争和苦难的世界,在末日主耶稣荣耀再来时,创造一个无魔鬼、无病痛、无死亡的新天新地 (太9:35;可16:15-18;徒19:11-12;林前12:28, 30;雅5:14-15;诗147:3;何14:4;赛11:1-10;启21:5)。

透过昼夜默想神活泼的道,并奉主耶稣基督之名不断祝福身体的抵抗力增强,再加上常常喜乐与凡事感恩的心,也妥善照顾 “圣灵的殿” (包括身体的饮食起居、固定运动和接受合宜的治疗),基督徒必能体验圣灵的充满和医治之能。在这过程中,被转化和复原的,不只是身体,还有我们的灵命、心思、心情、意志力,甚至整个人的情操与品格。到最后,我们甚至会有使徒保罗一样的信心,说:”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 (林后4:16)

三,来到天父阿爸的怀中,感受他的爱与安慰、同在和看顾,以及他所预备的永恒生命。主耶稣说:”一只麻雀不是卖一铜钱吗?你们的父若不许,一只也不会掉在地上。 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数过了,所以,不要惧怕,你们比许多的麻雀还贵重。” (太10:29-31) 连主耶稣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承受痛苦时也说:”父啊,我把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 (路23:46)。

天父上帝对我们的生命有主权,他叫万事互相效力。健康或病痛,都可以成为天父交给我们的一把钥匙,去打开生命中的新窗户或生命之屋中的新房间,经验新的事,发现新的自己,活出新的样貌,明白生命的奥秘。

若你有病在身,让我为你祷告:

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断开你身上罪恶、病痛和恐惧沮丧的权势。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祝福你身体的抵抗力得胜有余,所接受的治疗满有功效。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复兴你心里感恩喜乐和刚强勇敢的情操。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恩膏你的生命有新力量新光芒。天父看顾你,耶稣拯救你,圣灵充满你,天使保佑你,阿们。

更多好文请查看:

好文推荐

 ———————————————————————————————————

更多本会消息可留守:

砂拉越华人年议会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scacmy/

《卫理报》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weiLiBao

年会资讯传播部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icbsarawak/

编辑英伊字典及伊班百科全书 · 苏明生是婆罗洲伊班研究权威

苏明生牧师(人类学博士-Sutlive, Rev Vinson H. Jr ),1932年10月29日出生于美国的阿拉巴马州, 1953年在亚斯里学院毕业,得心理学文学学士学位。 1956年他从范德堡宗教学校(Vanderbilt School of Religion)得神学士荣誉学位,然后与其太太佐安(Joanne Sutlive)在哈特福德神学院(Hartford Seminary)进修一年。

1955年明生被按立为副牧,1957年为长牧。这一年,1957年他接受美国卫理公会环球布道部(Board of Global Ministry)差派来砂拉越。他的宣教梦想原是去中国或日本,不过,他顺服环球布道部的差遣,被派到一个听也没听过的地方,砂拉越。夫妇俩在地图上终于找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带着两名孩子飘洋过海,辗转来到诗巫,出任卫理神学院代院长及计划设立伊班部。

明生牧师用了九个月的时间学了马来语,但来到诗巫卫理神学院面对着操着伊班语的伊班神学生,他哑然了。他才知道,马来语与伊班语是鸡同鸭讲,是两种不同的语言。但凭着他的语言的天份,很快的便掌握了伊班语。原来,明生牧师本身是个出身在语言学的家庭,他的师母乃是一名教师。

明生牧师表示1959年正月他为卫理神学院设立了伊班部,招收了首届学生有11个,其中包括后来被选为伊班年议会的会长约书亚本苏(Rev. Joshua Bunsu)。当时这些伊班神学生都在长屋协助带领聚会的义务传道人了,只是现在来到神学院正式的受装备,周末就回到所属的长屋去探访兼牧养的工作。因此,苏明生牧师也经常在周末与这些学生也是传道人到长屋去走访,了解伊班人的生活习惯,也帮助他的教学工作。六年来,明生就沿着拉让江共走访了150座的长屋。这也是他后来参与伊班的文字与学术研究的开始。

当时,若明生牧师周末去探访长屋,他的师母,佐安(Joanne)则留在神学院进行主日学事工。六十年代的诗巫,生活不算很清苦,居住在现今卫斯理堂的牧师屋,并已有电流及电风扇等设备,生活上的调适并没有太大的困扰。他们前来时,携带了一名幼儿,回美时,孩子们对诗巫的印像虽已模糊,但他们都很喜欢这个纯朴的地方,让他们渡过了很特别的童年。

美国卫理公会宣教部曾在1950-1960年间形容伊班人是流动的民族,婆罗洲这块土地上的见证与抉择的一部份。明生夫妇见证了及参与了数以百计的伊班人接受基督,建立了许多长屋式的教堂的过程。伊班人在来自美国、印尼、印度及英国等地的宣教士的协助下,单单在诗巫,他从1957年来的时候的18间教堂至离开时的1972年的150间。 1959年明生牧师曾被委任为教区长,负责54个聚会堂点。第一季的四年工作期间,引发了他对伊班的语言与文化的兴趣。这导致他终于在1994年出版了伊班文与英文的字典(A Handy Reference Dictionary of Iban and English) 。他在不同聚会中分享基督信仰与传统宗教的异同,后来由文字事业部出版了信心的对比伊班文书籍Pebanding Pengarap Kitai 。

第一次回国述职是1961年,明生在纳斯维尔市 (Nashville)在斯上理特学院(Scarritt College for Christian Workers )念外国语系的硕士课程。 1966年,第二次的述职他受到劝告进入匹士堡大学的专攻人类学系, 一门新的课程,并于1972年始获得博士学位。

1962年,明生回到砂拉越,出任1963年联合教会的圣经翻译委员会的秘书职。他翻译了7本希伯来圣经至伊班,伊班文整本圣经于1988年正式出版。

1967年开始至1972年,明生正式被委任为卫神的院长。当明生牧师结束了他的卫理神学院的任职,带着家人回美国,不过他对伊班人的工作并没有画上句号。他夫妇俩嗣后几乎每年都还回来砂拉越,除了探望他们的受徒,还前后参与编写了一本伊英/英伊字典及一套五册的伊班百科全书呢。该双语字典是于1994年完成,而百科全书则花了约共11年的时间(1990-2001年)才完成。

1972年当明生回到美国后,被威廉玛丽学院(The 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委任为人类学部门的主席长达11年之久。 1993年至1998年,他是国际人类学及民族学协会的会长。与此同时,他也是创立于1968年的婆罗洲研究会(Borneo Research Council)的执行董事,并且出任伊班百科全书共四册的主编。稍后,2004年二月间,七十多岁的明生夫妇又接受敦朱加基金会(Tun Jugah Foundation)翻译伊班人的葬礼诗歌等工作。之后,他们又进行编辑进深的伊班文字典(Comprehensive Iban Dictionary)的工作。明生的主要出版都是有关马来西亚与婆罗洲文化方面的著作,包括自然灾害的文化反应(1986)、婆罗洲的男人女人的贡献与性别的挑战(1991)。

前后,多回来到砂拉越的明生夫妇,表示现今的伊班人走向城市后,也就越走向世俗。这是令他很心痛的地方,不过他仍然是一句简单又不变的真理,神爱世人,也包括伊班人来与面对各种挑战伊班传道人和领袖共勉。

小结

苏明生牧师,最初攻读的是心理学,然后是神学,之后成为宣教士,在砂拉越参与神学教育及行政方面的教区长职务。因为接触了砂拉越的原住民-伊班人改变了后来服事的方向。 1972年,他离开了宣教士的服事,拿了外国语系学位,也得到了人类学的博士学位。此时,他以伊班人为人类学学有所用的田野调研,及参与翻译及出版有关婆罗洲伊班族群的书籍。在婆罗洲的研究方面,他的成就是一个权威。

离开教会牧职及神学教职,苏明生牧师以学者身份参与文化及学术界,他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今天本会强调职场见证,其实有许多基督徒若在本身恩赐方面加以发挥及加强的,都是可以在拓展天国方面扮演一个角色。这也说明了,有时候换一个环境,是不是可以更能把本身的专才发展的更加的好呢! ?

更多好文请查看:

好文推荐 

 ———————————————————————————————————

更多本会消息可留守:

砂拉越华人年议会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scacmy/

《卫理报》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weiLiBao

年会资讯传播部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icbsarawak/

从『钢骨水泥』谈『同心』

从『钢骨水泥』谈『同心』

文:徐希仁

我是一名工程师。与钢骨水泥为伍好一段日子,今天忽然发觉其中隐藏『同心』的真理。钢骨水泥,即钢筋混凝土,名符其实是由钢铁,沙石,水泥(洋炭)和水分混合而成的结构。四种完全不同性质的东西竟然能组成一个坚固无比的构造,确实是包含了非常奥妙的工程原理。

钢铁本身是坚硬的,理所当然的在整个结构里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成份。它,照理是四样里数量是占最多的。可是它却出乎意料之外只占局部面积的0.2至4.0巴仙。当考虑到适应性,接合能和经济等因素时,钢铁却只占了整体的一小部分。

另一方面,零零散散的沙石按理来说很难想象在一个广大高楼大厦的结构里担任极重要的任务。奇怪的是它的数量事实上竟占有75至90巴仙之多。其中石子是50至60巴仙的重量。真是不可思议。有了钢铁和沙石,我们当然是需要洋炭当作接合剂来结并钢铁沙石以造成单一的结构了。普遍上,洋炭的需用量的10至25巴仙。

最后一种成份是水分,以凝结铁沙石炭的混合。含水量之多寡能影响整个结构的强硬度并提高耐压强度。不但如此,未凝固之混凝土也当每日浇水养护。结果,液体的水渗透了固体的铁石沙炭完成了大结合。

同样的,在我们的教会有许多钢铁式,沙石式和洋炭式的基督徒。血气方刚和固执已见有如钢铁。零零散散和格格不入却像沙石。自卑虚已和敬而远之就如洋炭。其实,各种各样的性格你我都有;好的风格我们每人都有,坏的个性我们偶尔也会有。这就是天父创造的美妙,造了有感情有思想独特的一个你我。本来是个美好的创造,那为何教会常有争执,令人费解?又有许多弟兄姐妹不能切实相爱,无法打成一片呢?

铁石沙炭缺一不可;铁石沙炭的固体要水的液体来完成大结合。我们这有血气的肉体也需要圣灵不断的光照与引导,使我们彼此能和睦同居。耶和华说:『我要使他们有合一的心,也要将新灵放在他们里面,又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结11:19)主耶稣也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耶稣这话是指着信他之人要受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约7:37-38)后来,圣灵降临,信徒就经验了五旬节圣灵充满,教会就大大复兴。『使徒行了许多神迹奇事。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的在殿里,且在家中掰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赞美上帝,得众民的喜爱。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徒2:43-47)

但愿我们学像当日使徒的榜样。他们不拘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饮与一位圣灵。保罗更在罗马书十二章劝勉我们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要照着上帝所分给个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正如我们一个身子上有好些肢体,肢体也不都是一样的用处。让我们百节按着所得各有不同的恩赐,全身都靠基督联络得合式。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在灵里同心合一,叫基督的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也建立自己。

更多好文请查看:

好文推荐

———————————————————————————————————

更多本会消息可留守:

砂拉越华人年议会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scacmy/

《卫理报》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weiLiBao

年会资讯传播部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icbsarawak/

上帝说伊班话 · 编伊班字典的宝辅民牧师(Baughman, Rev. Burr Hasting)

原贴:转载自《卫理报》面子书

链接:点击这里

宝辅民牧师

1948 Baughman, Rev Burr Hasting (1910-1998 ) Methodist Church, USA

1948 Baughman, Mrs Tek Lin Methodist Church, USA

宝辅民Baughman, Rev Burr H ,于1910年10月21日出生于印尼爪哇的Buitzenborg镇的一对宣教士父母家里。

宝辅民前后在美国北卡罗林娜州的Duke大学(1930年) 与伊利诺州的Garret圣经学院(1938年)。他于1932至1942年加入了马来西亚的宣教差会并在新加坡及槟城的卫理公会的学校教书,同时在主日到不同的堂会讲道。他先后出任马来半岛卫理公会的牧者、老师与原住民先内族(Sengoi)的宣教士。日本侵略南洋各国时,宝辅民被捕关在集中营,不过释放后,他仍然在原住民当中进行宣教工作。 1946年他与简德琳女士(Giam Tek Lin)结婚,不久他被通知不许可在先内族当中建立学校,1947年,他转向砂拉越的加帛伊班人进行宣教工作,1948年成为伊班事工的主任并与已经在当地工作多的马莫拉教士一起事奉。在他们的努力之下,终于第一批29名伊班人于1949年圣诞节在加帛受洗,这包括三名伊班族群的领袖,本固鲁朱加、本固鲁诗拔与本固鲁金固家人。

宝辅民也参与了翻译伊班文的圣经及伊班诗歌,并在卫理神学院教书。他也编写了一本《学讲伊班话》的书。其太太则在加帛卫理学校执教。 

1964年,宝辅民荣获砂州州元首颁发勋衔Pegawai Bintang Sarawak(PBS),表扬他对地方的贡献。宝氏夫妇于1970年退休,他们迁居美国的佛罗里达州。宝氏于1998年12月3日安息于美国佛州的Hillsborough郡的Brandon镇。

更多好文请查看:

好文推荐

 ———————————————————————————————————

更多本会消息可留守:

砂拉越华人年议会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scacmy/

《卫理报》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weiLiBao

年会资讯传播部面子书:https://www.facebook.com/icbsarawak/

孟奴伦(Manurung, Rev Jaleb)为巴旺阿山设立第一所教会

达雅节第三天,继续了解卫理公会伊班福音事工多一点:

1914年间施穆克曾接触巴旺阿山的伊班人,1939年教会才派专职宣教士在加帛向伊班人宣教,1954年孟奴伦成为巴旺阿山[专职宣教士。

孟奴伦为巴旺阿山设立第一所教会

孟奴伦( Manurung, Rev Jaleb,),是印尼苏门答腊的巴达族人,出生于1919年7月1日,并于1947年2月22日结婚。他是1939年在印尼赛保何隆镇(Sipoholung)的宣教学校毕业,就在印尼当地的卫理公会牧会8年。

孟奴伦牧师与太太及家庭于1948年7月17日来到砂拉越的加帛,在伊班长屋宣教。由于日本战争而停止,孟奴伦重新开始了在加帛稍上游的板督(Panto),政府所给教会土地的学校。与他同时期来的宝辅民牧师则注重在福音的接触。十年前,由马莫拉及施穆克牧开始的伊班福音工作,此时,他们必须重新拜访加帛周边的长屋,恢复伊班人对宣教士的信心与友谊。他们也在长屋举行福音聚会,并说服家长把孩童送来板督的卫理学校就读。这个成果终于在1949年的圣诞节有所收获,第一批29名伊班人包括几位领袖天猛公许(Koh)、诗拔、朱加与金固等。其中的20位也在受洗后,正式加入成为卫理公会的会友。

1954年,孟奴伦牧师被调往巴旺阿山的长屋,并成立了该地区第一所伊班堂会。 1955年,另一对巴达族的宣教士,就是孟奴伦的姐夫菲利门及家人自印尼前来加入巴旺阿山教会的宣教行列。 1959年孟奴伦被安会督按立为正牧,并出任伊班上游教区长。

马莫拉教士伉俪、孟奴奴伦教士伉俪与腓立门教士伉俪为三对来自印尼的卫理公会巴达族的宣教士。

参考:

1.陈观斗,马来西亚卫理公会七十五周年纪念刊,1885-1960,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出版,1961。页193。

2.Hii Kong Ching, Iban Mission in Sarawak:a Missiological Analysis of The Methodist Church in Sarawak, Trinity Theological College, Singapore, Mastor of Theology 2004, P.7.

3. Liong Yuk Chong, The Quest for A Relevant Identity: The Chinese Methodist Church In Sarawak, Malaysias 1963-1988, p.159.

4.Donny Sirait, About YB6LD, YB6LD’s Blog. (http://yb6ld.wordpress.com/).